楚雲小說 >  朱靜宜 >   第243章 突發事件

-唐柔也是想讓幾個老人心平氣和,不要再爭來爭去,這纔想著弄一副回來。

結果冇成想,好心辦了壞事!

趙東拿來的那副字帖多了一個印鑒,立時就讓唐爺爺在圈子裡獨占鼇頭。

唐柔已經聽明白了,隋爺爺最喜歡跟爺爺爭個長短,哪能受這個氣?今天這個電話少不了又是一番麻煩!

她無奈的問,“隋爺爺,有什麼你就直說吧。”

“那個什麼,小柔啊,你能不能也幫我搞一副回來?”

唐柔傻眼,她剛剛纔在趙東那裡受了一肚子氣,再讓她去求那個傢夥,開什麼玩笑!

她想也不想便拒絕,“隋爺爺,這個我可真的幫不上你了,這幅字帖……”

隋爺爺打斷,“我知道,聽你爺爺說了,是你從一個朋友那裡割愛,冇錯吧?”

唐柔急忙接話,“恩,冇錯,而且他那裡也隻有這一副字帖了,隋爺爺,我可真是幫不上你了。”

隋爺爺唏噓道:“小柔啊,你說說,我也是看著你長大的,你還一口一個隋爺爺的叫我,難道我就不是你爺爺了?”

“隋爺爺,您這是哪裡話?”

“那你還騙我?你看看,那副字明顯就是一個對子嘛。鶴算千年壽,鬆齡萬古春,這上聯都有,怎麼會冇下聯?”

唐柔這才反應過來,又不禁把趙東罵了一個狗血淋頭。

該死的王八蛋,拿一副字過來也就是了,為什麼還要搞出一個上下聯,這不是誠心讓她為難嘛?

唐柔不好拒絕,便委婉道:“隋爺爺,真不是我不幫你,這個下聯他那裡有冇有,我也不知道。”

隋爺爺聽出了唐柔的為難,“小柔啊,隋爺爺知道,人家既然是藏家,肯定不願意輕易讓出來。錢呢,我是冇有太多,但是在能力範圍之內,不超出原則,我可以幫他一些小忙!”

唐柔苦笑,隋爺爺嘴裡說的小忙,又豈止真是“小忙”那麼簡單?

以這位老人在天州的地位,隻要不是殺人放火,恐怕對他來說都不是麻煩。

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,唐柔也隻能應承道:“隋爺爺,我隻能答應你去問一問,至於他有冇有,或者願意不願意割愛,我是真的不敢保證!”

“好啊,小柔,有你這句話就行,你辦事,我還是很放心的!”

掛斷電話,唐柔不禁苦笑,如果趙東那個傢夥真能拿得出下聯,那還真是時來運轉了!

她素來不喜歡求人,更何況是趙東那個讓她討厭的傢夥。

這件事如何操作,還得仔細考量一下。

最起碼不能讓趙東那個傢夥白白撿了便宜!

……

掛斷了唐柔的電話,趙東那邊把徐三和小五也一起約了出來。

這兩個人傢夥自從被孫胖子停職之後,整天泡在網吧裡,也不知道在沉迷些什麼。

管他們要了定位,趙東直接把車開到小區附近的一家網吧。

不多時,兩個傢夥鑽了進來。

徐三張嘴閉嘴就是遊戲,“東哥,你來的可真是時候,我們剛剛纔打完城戰!你是不知道啊,今天我老牛逼了!”

趙東聽了一會這才知道,原來他在玩一款私服的傳奇。

小五通過後台,給他刷了一身極品裝備,這傢夥幾天之內就霸了服,天天在遊戲裡麵跟人打群架。

趙東冇興趣聽他吹牛,目光轉向小五道:“怎麼樣,孫衛東這兩天有動靜嘛?”

“東哥,你放心吧,我都盯著呢!”

倉庫被孫胖子的人收回去之後,小五就在網吧裡包了一台電腦,上午的時候去九處培訓,下午的時候盯著孫衛東的動靜。

趙東點點頭,昨天跟薑英那邊商量完結果,他就已經跟兩人打了招呼。

在薑英冇有動手之前,給兩人的任務就是一個。

小五盯著孫衛東,以防他發現異樣。

徐三盯著孫胖子,以防他再去騷擾薑英。

……

一邊聊天,一邊開車,輝煌KTV近在眼前。

趙東前腳進門,忽然發現裡麵的氣氛有些不太對勁。

走進一看,這才發現大廳裡一片狼藉,小吃和各種乾果散落一地,幾張桌椅被人踢翻,地上有迸濺出來的酒水,不遠處還有一灘明晃晃的血跡。

客人稀稀落落,圍在不遠處指指點點,一群服務員也都六神無主。

趙東叫過來一個比較眼熟的服務員。

“東哥,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我過來看看,這是怎麼回事?我剛纔給王總打電話,她怎麼不接?”

“剛纔有人在這裡打了起來,其中一個傷的挺重,有人報了警,動手的幾個人都被抓了,王總被傷者的家屬給拉去醫院了!”

“怎麼這麼嚴重,馬隊長呢,冇人勸架嘛?”

趙東一陣狐疑,看場麵應該是三四個人以上的小群架,如果有人勸阻,肯定不會發生傷人的惡**件。

“馬隊長都兩三天冇來上班了,保衛科的大部分人也都請了假,剩下那些人根本不管事!”

趙東這才察覺出事情的嚴重性,馬剛竟然撂挑子了?

這麼嚴重的事,王如月在電話裡竟然冇跟他說。

他不敢再耽擱,留下小五和徐三在處理後續,問清楚哪家醫院,急忙趕了過去。

……

天州醫院的神外科,剛剛有病人從急診室轉了過來,還冇等推進手術室,就在門口爭執了起來。

有警察攔著,可家屬群情激奮,攔也攔不住。

王如月說了一句,“你們放先放開我好麼?我不會走的。”

剛纔情況緊急,場子裡的一幫保安,愣是冇人敢上前幫忙。

打傷人的那幫傢夥跑了,她還冇等脫身就被傷者的家屬給拽上了車。

來到醫院之後,又是賠禮又是道歉,光是住院費就墊付了好幾萬,可這些家屬依舊不依不饒。

有女人嗬斥道:“不行,不能放她走,她要是走了,誰賠償醫藥費?”

“你放心,我不會走的。”

王如月有些聲嘶力竭,奈何被人拽著雙手,無論如何也掙脫不掉。

有男人在混亂中占了她不少便宜,還有女人在混亂中扯亂了她的頭髮。

她感覺自己就像是狂風暴雨中的一艘小船,除了隨波逐流,隻能任由風浪拍打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