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眨眼之間,天寰宮的兩個強者就被斬殺,禦清流的眾位強者目瞪口呆,看向李易的目光滿是驚悚。

朱禦浦是九級魂師,自問也做不到瞬殺兩位七階魂師。

由此可見,這個叫李大牛的年輕人不但實力超過了自己,而且雷厲風行,出手不是一般的果斷。

但是這人的殺性未免太大了,天寰宮的人雖然驕橫霸道,也不至於說殺就殺吧?

何況殺了天寰宮的人,就不怕引來對方的報複嗎?

乾鐘昆看清李易斬殺第二個魂師的手段,不由心裡直打鼓。

白原大神在上,這李大牛這到底會多少種元素,怎麼連冰係魂術也施展出來了?這樣恐怖的天賦,千年都難得見到一個!

與此同時,數百裡外一片赤紅色的土丘之上。

一個身穿紫色長袍的赤發男子目光一冷,驟然察覺到了什麼。

旁邊有位高階魂師見他神色不對,詢問道:“真闡師兄,出了何事?”

赤發男子冷冷道:“袁黃和袁二死了!”

“什麼?袁黃和袁二死了?”

高階魂師聞言,頓時吃了一驚。

“他們身上的魂力種子消失了,應該是被人殺了!”

赤發男子慢慢說道,身上散發出濃濃的殺氣。

兩個手下都有自己種下的魂力種子,一旦生命消亡,立刻就能被他感知。

“豈有此理,竟然敢殺我天寰宮的人!”

高階魂師也是大怒,身上冒出冰冷無比的氣息,似乎是位冰係強者。

感受到上方強烈的殺氣,紅色土丘下數十位被強行集結起來的各派強者臉上變色,暗暗猜測是什麼人敢惹真闡這尊煞神?

“殺了我的人,我要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!”

赤發男子語氣冰冷,身上金光一閃,就要向種子消失的方向衝去。

“真闡大人,西南方向三百裡處,有天地熔爐的蹤影出現!”

一位天寰宮魂師看了手中閃動的傳訊魂符,突然大聲報告。

赤發男子身體一頓,微微猶豫了一下。

他看向遠處,冷哼一聲:“算你好運,暫且留你一命!”

然後向下喝斥:“所有人,立刻前往西南方向,給我去找天地熔爐!”

說完身形閃動,帶頭向天空衝去。

......

眼見李易殺了天寰宮的兩位魂師,朱禦浦心中震盪不已。

天寰宮的勢力龐大無比,真闡又是睚眥必報的性格,若繼續和此人在一起,怕是會受魚池之殃。

就算這人是九級巔峰魂師,怕也擋不住天寰宮天階強者的雷霆之怒。

一時之間,朱禦浦隻想遠遠離開對方,免得被其連累,引來滅派之危。

就在他猶豫怎麼向乾鐘昆開口的時候,副派主手中的傳訊魂符突然亮了起來。

他稍一檢視,臉現喜色道:“派主,剛剛收到訊息,天地熔爐在西南方向出現,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?”

乾鐘昆在旁邊一聽,頓時來了精神:“當然要去,這樣千年難遇的寶貝,自然要親眼見識一番纔不枉此行!朱兄,不如我們現在就出發,看看天地熔爐那到底生得什麼模樣?”

朱禦浦無法拒絕,隻能硬著頭皮道:“好,那就去看看吧!”

副派主見朱禦浦同意,一聲號令之下,禦清流魂師紛紛騰空而起。

李易三人也同時起身,跟著禦清流一起西南方向飛去。

一路過去,李易感知的範圍中出現不少強大的氣息,遠方的天空之中金光點點,看來都是為天地熔爐而來的高階強者。

乾鐘昆感知到一個又一個的強者出現,悄悄掃了李易背影一眼。

心中暗暗感慨,若是前麵真的發現了天地熔爐,怕是隻有這位纔有爭奪這件至寶的本事。

尤其是規格更高的地火炎晶,他們這些人恐怕連靠近觀摩的資格都冇有。

跟在乾鐘昆身旁的樊璠也很低調,在動不動就有九級魂師出現的地火險域之中,他這個八級魂師隻不過是個打下手的。

轟隆隆!!

飛行了有小半個時辰,前方金光閃現,隱隱傳來巨大的爆炸聲。

“天地熔爐出現,前麵鬥起來了!”

有人在前方疾呼,聲音甚至傳到了正在疾行的禦清流強者耳朵裡。

乾鐘昆微微一驚,眾人加快速度,流光一般飛向發出動靜的方向。

數十裡外,有個紅色的火團被一個巨大的金色陣法困住,雖然不停往外衝撞,但是遲遲無法脫身。

這團火焰形似丹爐,噴吐著炙熱的火舌,似乎正在燃燒陣法凝結出來的金色大網。

不過陣法構築的金網十分堅韌,又有幾名精通陣法的魂師加持,無論小火爐如何爆發,始終不能衝破束縛。

在距離大陣一裡之外,有兩個身影正打得熱鬨。

而在更遠的地方,各宗各派的強者紛紛趕來,但是看清交手的兩人時,立刻停在原地,不敢上前湊這個熱鬨。

短短時間,周圍已經聚集了一百多人,冇有一個是七級以下的強者。

九級魂師和九級金身武者更是多達二十餘位,其中還有幾位巔峰強者。

朱禦浦等人也堪堪趕到,看到正在交手的兩人,臉色微微一變。

“玄天道、守山宮?”

乾鐘昆忍不住輕撥出聲。

玄天流和守山宮都是超一流勢力,來自東邊的岐煌大陸,宗派中都有天階強者坐鎮。

尤其是守山宮,這個勢力有不少厲害的陣法師,在各大勢力中獨樹一幟,困住天地熔爐的陣法應該就是出自他們的手筆。

玄天流與守山宮各有七八人在此,但是交手的隻有兩人。

玄天流出手的是一個貌似中年的青衫男子,身上充斥著厚重的土係氣息,赫然是位土係魂師。

與其大戰的是位頭髮灰白的老者,身上佈滿金銳之氣,與乾鐘昆一樣是位金係魂師。

但是此人的金係力量明顯要比乾鐘昆強得多,整個人猶如出鞘的利劍,身上的鋒芒將周圍的空氣割裂的嗞嗞作響。

這兩人都是九級巔峰強者,一身力量極其驚人,爆發出來的威能把觀戰的人群逼得遠遠的。

“玄鶴!天地熔爐已是我守山宮之物,你敢出手強奪?”

灰髮老者大喝出聲,一道銳利的金氣射出,向對麵的青衫男子狠狠刺去。

青衫男子毫不退讓,大手一揮,將金氣擊散。

“笑話,天地熔爐乃是天生至寶,有緣之人皆可得之,什麼時候成了你守山宮之物?”

“哼!我們在此守候多日,佈下多重陣法,這纔將天地熔爐困在其中!你一來就想出手搶奪,天下豈有這樣的道理?”

“那又如何?你尚未收取此寶,我既然看到了,自然不能錯過這份機緣!”

“豈有此理!你不過是剛剛來到此地,也敢說自己與重寶有緣?”

“廢話少說,今日我非拿到這寶貝不可!”

兩人一邊打著嘴仗,一邊全力開火,土係元屬和金係元屬在天空中激烈碰撞,打得風雲變色,天地震動。

焦黑的大地被震得裂開一條又一條巨大的豁口,灼熱的火漿從裡麵噴發出來,將整片天空映染得一片通紅。

“不愧是巔峰強者,力量強大得可怕!”

禦清流的強者紛紛咋舌,與這兩個九級魂師鬨出的動靜相比,李易瞬殺兩個七級魂師似乎又不算什麼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