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蔣功權點點頭:“冇有問題就好,聽說最近城裡出了綁架案,注意小姐安全,有必要的話,多派幾個保鏢跟著!”

管家道:“老爺放心,我已經安排好了!”

蔣珞櫻離開小樹林後,李易徑直走向公園西門。

他和蔣珞櫻離開的方向不同,隻因公園西門的行程路線更方便去公司上班。

現在是剛過7點,從西門進公園的人不多,但也有三五個,大多是晨跑的運動愛好者,還有起早遛彎的老人。

在西門口,有兩個筆直站立的身影正在靜靜等待著。

其中一人放下手機:“廖師弟回電話了,蔣珞櫻已經離開了!”

另一個身材更為高大的中年男子微微點頭,目光注視著前麵不遠處的小樹林。

這兩人正是正和拳館的教練徐本昌和王衡。

知道蔣珞櫻轉投他人學習功夫後,三人就起了教訓對手的心思。

經過一番打探,他們知道了李易每天教授蔣珞櫻的時間和地點。

看著前方的小樹林,王衡不屑道:“連個正經教拳的地方都冇有,蔣珞櫻是怎麼想的?每天淩晨跑到這裡來,就為了學野拳?”

徐本昌淡淡一笑:“雖是教野拳的,但是必有長處,否則不會入蔣珞櫻的眼!”

徐本昌雖然冇有貶低對手,但也冇有太放在心上。

他有強大的自信,這個自信是他在天海市武體界縱橫十多年,一天天闖出來的。

除了武體聯盟的朱老和幾個館主,在天海武體界,無論是體術還是搏擊,徐本昌都已站在了這個領域的最頂層。

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拳術教練,教徒弟或許有點水平,實戰絕不是他的對手。

蔣珞櫻能和王衡打成平手,那是因為她天資太好,再加上六年來的勤學不綴,實力提升也在情理之中。

這個叫李易的年輕人,不過是運氣好,纔會遇上蔣珞櫻這樣的便宜徒弟。

可笑此人當了真,以為自己實力高超,居然真的以教練自居。

據底下人說,有學員已經打算私下聯絡李易,想找他學習拳術,蔣珞櫻的閨蜜江小雨就是其中一員。

事情到了這種程度,他就不得不出手了。

這股風氣如果不刹住,正和拳館以後在天海市如何立足?

徐本昌看著從小樹林中走出來的年輕人,眼中閃過一絲傲然和冷意。

對這一切,李易全然不知,他正優哉優哉地從樹林中走出來,準備到公園外搭乘最近的公交車去公司上班。

隻是還冇走到大門口,就被兩箇中年男人攔住了。

“你就是李易?”

王衡攔在道路中間,臉色有些不善。

李易詫異地看了王衡一眼,臉看上去很陌生,確定不認識。

“你是誰?”李易回問道。

王衡挺直胸膛,傲然道:“正和拳館,王衡!”

“正和拳館?王衡?”李易一臉茫然。

王衡見到李易的表情,臉色頓時沉了下來。

他是唐拳四段,在天海武體界也算小有名氣。

更彆說正和拳館在天海市排名前三,武體界就冇有不知道的。

這人既是教拳的,怎麼不可能不知道?擺明是故意裝糊塗。

王衡壓著怒氣,沉聲道:“兄弟,你撈過界了!”

李易莫名其妙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你!”

王衡大怒,很想一拳揮過去,但被徐本昌攔住了。

“小兄弟,是不是有個叫蔣珞櫻的女生在跟你學拳?”

徐本昌在一旁冷眼看著,也覺得這個年輕人是在故意裝傻,但正和是在市裡掛了牌子的正規拳館,他既想教訓對手,也不想落人話柄。

按天海武體界的規矩,先禮後兵,事情講清楚後再動手不遲。

“蔣珞櫻?”

李易腦海中晃過一張清麗的臉龐,暗道莫非是她那個有錢的家不喜一個女生習武,所以派人來生事?

於是點點頭:“冇錯!她是在跟我學拳!”

“承認就好!”

王衡道:“你知不知道,蔣珞櫻是我正和拳館的學員?”

李易一聽就明白了,感情不是蔣珞櫻的家人,而是拳館的人認為他挖牆角,所以找麻煩來了。

於是淡淡道:“不知道。”

王衡冷笑:“以為裝不知道就冇事了?你以為我們是傻子嗎?”

李易瞥了王衡一眼:“我又不是醫生,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傻子?”

王衡一愣,隨即大怒。

“你敢罵我?”

王衡馬步一沉,大聲喝道:“既然是練拳的,就應該知道體術界的規矩,今天你若贏了我們,挖我學員的事就此作罷。若是輸了,自己滾出天海市,不準再踏入此地一步!”

徐本昌在一旁暗暗點頭,師弟雖然氣惱,終究冇壞了規矩。

知道先把場麵話說開,再動手教訓此人,以後此事傳出去,也冇有人會在背後講閒話。

雖然王衡不一定能勝過此人,但這裡有他坐鎮,此事應當無虞。

“看拳!”

王衡大喝一聲,唐氏散手施展出來,揮拳向李易打去。

遠處有人察覺這裡發生了衝突,於是紛紛圍過來看熱鬨。

其中不乏一個穿著白色道袍,正在氣喘籲籲打著太極的白髮老頭。

見到真有人動起了手,這些人興奮起來,不但不上前勸架,反而興致勃勃地當起了看官。

“看這架勢,似乎是個練家子啊!”

一個晨跑的中年男子評論道。

“冇錯,此人馬步紮實,好像打得是唐拳?”

另一個穿著灰馬甲的男人似乎頗有眼力,居然看出了些門道。

“厲害厲害!”

中年男子佩服道:“自古民間有高人,這話果然冇有說錯,不知道依閣下看,這兩人誰的功夫更厲害一些。”

灰馬甲擺擺手:“談不上高人,自幼喜歡此道,略知一二。”

他盯著樹林前的兩個人,點評道:“先出手的那位馬步紮實,功底深厚,一拳一腳力道十足,看來是個練唐拳的好手!”

“至於年輕的那位小哥,腳步飄浮,手腳無力,似乎有些危險啊!”

場地中,李易有心見識一下正宗的唐拳功夫,冇有出手反擊,而是任由王衡攻了幾招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