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樊鐵星心中暗暗得意,繼續道:“隻要各位答應將獵殺所得的魂珠分我一半,我願將這尋靈魂器與諸位共享。”

井申予一聽,臉上微微變色。

周翰也皺起了眉頭,樊鐵星提出這樣的要求,不是明擺著趁火打劫,好讓眾人給他做苦力嗎?

如果四人將獵殺的魂珠分他一半,那樊鐵星什麼都不用做,就可在眾人之中穩居第一。

武勝雄人雖豪爽,但是並不傻,粗聲道:“樊兄,你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些?”

樊鐵星冷笑一聲,有恃無恐道:“我的要求高嗎?如果冇有尋靈器,你們連萬幽獸的影子都看不到,拿什麼在這次大比中爭奪名次?”

武勝雄聞言一怔,下意識看向李易。

他已經把李易看做這支隊伍的主心骨,答不答應樊鐵星的條件,最終還是要看李易的意思。

當他看向李易時,卻見對方凝神望著遠方,目光十分專注,似乎根本冇有聽到幾人的對話。

樊鐵星見李易在向遠處眺望,不由皺起了眉頭。

他拿出尋靈魂器,就是想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。

而在幾人之中,李易是幫他達成目標的關鍵人物,不料對方注意力壓根就在他身上,白費了自己一番表情。

武勝雄好奇道:“李兄,你在看什麼?”

李易收回目光,淡淡道:“有人來了!”

“前麵有人?”

武勝雄一聽,立刻集中目力向遠處望去。

樊鐵星與井申予也激發魂力,精神感知向前遙遙探去。

前方的草原一馬平川,綠茫茫的野草覆蓋大地,不要說人,連鳥獸都冇有看到一隻。

不過眾人知道李易不會說謊,之所以看不到人,是他們的感知範圍遠遠不如李易。

等了一會兒,前方依舊冇有人影出現。

樊鐵星終於不耐道:“我的提議各位可想好了?成與不成,還請各位給個話!”

周翰忍不住道:“樊兄,大家都是從钜野城出來的,理應同心協力纔是,你以尋靈器相脅,未免太冇風度了吧?”

樊鐵星冷笑一聲道:“笑話,我拿出尋靈魂器這樣的重寶,連一點條件也不能提嗎?風度在這裡管什麼用,能用來換魂珠嗎?”

周翰不滿道:“樊兄,你光有尋靈器有什麼用?難道僅憑你一人,就能夠誅殺實力強大的萬幽獸嗎?”

樊鐵星不以為然道:“我當然不會自己去殺萬幽獸,萬幽秘境中多的是冇有尋靈器的人,我隻要登高一呼,立刻有人過來助我!”

武勝雄在一旁插嘴道:“樊兄,你難道忘了?大比是養蠱之戰,若有厲害的高手發現你有尋靈器,難道不會動手搶奪嗎?”

樊鐵星搖了搖頭:“這你就不懂了,尋靈魂器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!此物並非尋常的寶貝,並不是搶走就可以直接使用的!”

武勝雄詫異道:“那要怎麼用?”

樊鐵星冷冷一笑,輕輕摩挲著手上的金屬球體。

金屬球立刻亮了起來,上麵有幾個模糊的小光點一動,隨即被樊鐵星用手擋住。

他淡淡道:“老祖以秘術讓我與其血脈相連,隻有我的魂力才能激發它!”

樊鐵星自通道:“大比雖然可以相互攻伐,但是不能傷及性命,隻要我不死,這尋靈魂器就無法易主!”

聽樊鐵星說完,眾人這才明白過來,難怪樊鐵星如此自信,若他所說屬實,倒真有可能找到許多幫手。

樊鐵星手持尋靈魂器,出言蠱惑道:“剛纔那幾個光點就是萬幽獸,就在這百裡之內,隻要你們答應我的條件,立刻就可以找到它們!”

幾人互視一眼,心中猶豫起來。

看來要找到萬幽獸,確實隻能靠尋靈魂器,否則這十天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,到時眾人一無所獲,依舊會被淘汰。

但是樊鐵星所提的條件太過苛刻,若是答應了,這十天等於是在給他打苦工了。

井申予問道:“樊兄,條件可否放寬一些,你若取去一半,我們恐怕得不到幾顆萬幽珠!”

樊鐵星搖搖頭:“這可不是在菜市場上談生意,若無尋靈魂器,你們一隻萬幽獸也找不到,但若有尋靈魂器相助,還怕找不到更多的萬幽獸嗎?”

井申予無奈,隻能把目光看向李易,希望這位真正的核心人物說幾句話,或許能降低樊鐵星提出的條件。

李易看了樊鐵星手中的尋靈魂器一眼,淡淡道:“這東西真能找到萬幽獸?”

樊鐵星得意道:“當然可以,若不是如此,我家老祖也不會特意讓我帶進萬幽秘境!”

李易點點頭:“既然如此,你可以走了!”

樊鐵星一愣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我說你可以走了!”

李易說完,目光再次望向遠方,不再理會樊鐵星。

眾人一聽,頓時麵麵相覷,原以為李易會要求樊鐵星降低條件,哪知李易如此決斷,直接讓樊鐵星滾蛋。

樊鐵星神色一變,沉聲道:“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?你可知道,冇有尋靈魂器,你們連一隻萬幽獸也找不到!”

李易聞言,回頭掃了他一眼,目光幽深而冷漠,令樊鐵星心中生寒,下意識退了一步。

井申予見此情景,打算勸說兩句,否則這樣一拍兩散,對眾人冇有任何好處。

還冇等他開口,前方草叢之中人影幢幢,出現了至少十幾個身影。

對方顯然也發現了他們,立刻加速奔行,轉眼就來到了隊伍的前方。

這突然出現的人全是武者,為首一人是箇中年大漢,身上閃動著深邃的銀光,儼然是位五級血脈武者。

其餘武者實力同樣不俗,實力在四級到五級之間。

這些人服飾統一,血脈氣息極為相似,顯然來自同一個勢力。

“師兄,這裡有幾個魂師!”

其中一個身材矮小的武者跑在最前麵,抬頭看見眾人,立刻大聲叫道。

“問他們願不願加入我們,多幾個魂師,尋找萬幽獸也方便些。”

中年大漢大步而來,目光向钜野城的隊伍微微掃視。

當他看到李易時,目光隨即一凝,臉色變得鄭重起來。

李易身上藍光閃動,散發著強大的魂力氣息,至少也是位五級魂師。

“好年輕的五級魂師!”

中年大漢暗暗驚異,揖了揖手:“打擾了,我們是震山流的弟子,目前正缺魂師尋找萬幽獸,不知諸位可願一起?”

中年大漢原本自信而來,但見對方有一位五級魂師,語氣立刻客氣了許多。

李易看了中年大漢一眼:“你們可曾得到萬幽珠?”

中年大漢搖了搖頭:“不瞞仁兄,這萬幽獸行蹤難覓,我們連影子都冇有發現一個,否則也不會請諸位幫忙!”

李易點點頭:“那你們可以走了!”

中年大漢聞言一愕,隨即皺了皺眉。

心想這話是什麼意思?自己好心好意來請,你不同意便罷了,怎麼說話如此生硬?

中年大漢心中不爽,但是想到對方五級魂師的實力,還是忍下了這口氣。

他陰沉著臉:“既然仁兄無意加入,那我們就此彆過!”

中年大漢轉身欲走,突然聽到有人喊了一聲:“朋友請稍等!”

中年大漢愕然回頭,隻見對方隊伍中有一位魂師走了出來。

開口喊住中年大漢的正是樊鐵星,他緩緩道:“我願意和你們合作尋找萬幽獸,但我有一個條件。”

中年大漢詫異道:“什麼條件?”

“你們獵殺的萬幽珠,我要三分之一!”

中年大漢大感意外,皺眉道:“為何要分你三分之一?”

樊鐵星微微一笑,將尋靈魂器放在掌心,將它的用途說了一遍。

中年大漢果然意動,他疑惑道:“此物真的有用?”

樊鐵星自通道:“有冇有用,稍後一試便知!”

中年大漢點點頭:“好,希望你不要騙我,否則我會讓你知道,震山流不是這麼好唬弄的!”

樊鐵星不以為然道:“你儘管放心,既然是合作,我一定會帶你們找到萬幽獸!”

“好,既然如此,我們立刻動身!”

中年大漢見樊鐵星如此篤定,答應了他提出來的條件。

樊鐵星得意的掃了井申予幾人一眼,隨即蠱惑道:“幾位怎麼說,是留在這裡,還是跟我一起走!你們要知道,隻有尋靈器才能找到萬幽獸!”

井申予和周翰頓時猶豫起來,李易實力雖強,找不到萬幽獸也是枉然,但跟樊鐵星一起,或許能分幾杯羹。

何況對方還有十幾名四五級的武者,在這萬幽秘境之中,算得上是一股不小的勢力。

想到這裡,二人不再遲疑,立刻道:“我們跟樊兄一起!”

他們向李易歉然一笑:“李兄,抱歉了!”

樊鐵星又看向武勝雄:“武兄,你可要跟我們一起?”

武勝雄堅定地搖了搖頭:“多謝樊兄好意,我就不去了!”

樊鐵星見武勝雄拒絕,心中暗罵一聲不識抬舉,然後不再理他,轉身向中年大漢的隊伍行去。

對三人的加入,中年大漢欣然接受。

但在離去之前,他還是留意了一下李易的表情。

剛剛加入的魂師顯然與此人不合,因此與對方分道揚鑣,而且還帶來了另外兩人。

基於這個原因,他有些擔心這五級魂師會不會在惱火之下對他們動手,老實說,五級魂師的實力遠勝五級武者,儘管他們人多勢眾,但要想打贏也不容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