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易隻是隨口問問,看看對方身家如何,若真的有五級魂珠,他不介意想辦法從對方身上弄過來。

畢竟剛纔那一掌,他不能白挨。

沐淑哼了一聲,但冇有繼續接話。

五級魂珠她拿不出來,就算拿得出來,也不可能用來買一個小女孩。

隻聽小男孩道:“不就是五級魂珠嗎,隻要你把她給我,等我開靈之後,就給你弄一顆來!”

李易微微一愣,這小童好大的口氣?五級魂珠說給就給?還有他一直提到的開靈是什麼意思?

他微微一笑,搖搖頭:“那可不行,我要先看到魂珠纔可以!”

小男孩不高興了,用威脅的口吻道:“你要不把她給我,等我開靈之後,就殺了你,再把她搶走!”

李易見這小童口無遮攔,殺性極重,目光隨即變得冰冷起來。

他不想對一個小孩動手,但不表示他對旁人的威脅會無動於衷。

感覺到李易身上散發出的殺機,沐淑臉色微微一變,對小男孩勸道:“靈子,等我們出去之後,我再給你找個更好看的,你看如何?”

小男孩見李易不受他的威脅,沐淑又不肯動手,隻能不甘心道:“若是出去後找不到比她好看的,我還要她!”

沐淑隻能點點頭:“放心吧,我一定能找到比她還好看的!”

金小狸一聽,嘴裡咕噥道:“哼,那可不一定!”

好在這句話小男孩冇有聽見,要不然很可能賴著不走,非要沐淑繼續動手。

沐淑見已經勸住小男孩,鬆了口氣道:“靈子,我們走吧,還有大事要辦,時間不多了。”

小男孩嗯了一聲,惡狠狠地盯了溪垣一眼,然後用留戀的目光看了看金小狸,被沐淑攬住腰部,一起跳入迷霧之中,轉眼就不見了蹤影。

溪垣見沐淑離開,看了李易一眼,也準備離去。

李易一見他要走,趕緊問道:“請問朋友,剛纔那小孩說的開靈是什麼意思?”

溪垣停住腳步,有些疑惑地打量李易:“你是第一次到礨空大澤?”

李易撓了撓腦袋,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是啊,我和我妹妹都是第一次來!”

溪垣淡淡道:“難怪,我說你怎麼敢得罪妖靈府的人?原來連開靈都不知道!”

李易乾笑一聲:“所以才向朋友請教,不知道能不能透露一二。”

溪垣哼道:“這有什麼不能說的,凡是到礨空大澤來過的,冇有人不知道妖靈府和他們的開靈童子!”

“開靈童子?”

“就是你剛纔看到的那個醜童!”

溪垣並不介意說出彆人家的底細,何況對麵這人是位五級武者,而且十分年輕,可見天賦極佳,有資格與自己對話。

溪垣慢慢道:“妖靈府是一個很特殊的流派,勢力極大,妖靈府中冇有魂師,都是清一色修煉血脈肉身的武者。

但是妖靈府的人並非傳統意義上的武修,他們認為以人類血脈融合妖力,可以突破桎梏,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,所以每年都會選出符合條件的人,到類似礨空大澤的險地尋找妖靈融合。

所謂妖靈,就是七級以上的妖獸死亡後留下的妖晶。這類妖晶有種詭異的力量,符合條件的人融合之後,能夠在五年以內快速突破成為六級巔峰的武者,若天賦出眾,十年以內可以成為七級以上的金身武者。

這種突破速度比刻苦修行快了不知道多少倍,所以有很多人都想找到妖晶,把它融入自身,一躍成為高階強者。

與妖晶融合,就是所謂的開靈。

開靈之後,人類肉身蛻變,血脈進化,直接擁有四級武者的實力。

再修煉個三五年,就會到達六級巔峰,成為中階頂尖強者。

五年後再進一步,就是讓無數武者仰望的金身境了。

但是想要融合妖晶並不是那麼容易的,一是妖晶難以尋找,二是符合條件人的極其稀有。

凡是成年人嘗試融合妖晶,冇有一個成功的。

這些妖晶似乎有靈智,隻與它們契合的童子融合,普通人根本無法接近它們。

千百年來,隻有妖靈府有辦法找到符合條件的幼童,然後加以培養,養到一定時間後,讓府中武者帶著他們四處尋找妖晶開靈。

但是這種開靈也不能保證完全成功,妖靈府每過五年培養出數十個童子,到各處凶地尋找妖晶融合,成功的隻有一兩例。

比如剛纔那個蠻橫的醜童,行事乖張,暴戾跋扈,顯然是在妖靈府被慣出來的。

不過沐淑也不敢得罪他,隻因這童子很可能是未來的七級強者,雖然機率很小,但是萬一成功了呢?”

李易聽溪垣把關於開靈的情況說完,頓時怦然心動。

七級妖獸的妖晶?這可是好東西啊!

雖然聽說這玩意有些古怪,不肯與成年人融合。

但他又不打算直接融合,拿回去放到實驗室切片研究,說不定能弄出比血精還好的東西。

到時候為己所用,金身境界指日可待。

李易浮想聯翩,嘴角忍不住咧出一絲笑意。

溪垣見自己說了半天,李易卻發起呆來,不由皺了皺眉。

他輕咳一聲,主動說道:“我是懸峰殿的溪垣,朋友如何稱呼,來自哪裡?”

“懸峰殿?”

李易冇聽說過妖靈府,倒聽師父朱丁焰提到過懸峰殿,這好像是個實力很強的流派,據說有九級魂師坐鎮。

他不想泄露身份,免得被追蹤天魘追蹤到。

於是說道:“我叫大牛,來自一個不知名的小流派!”

溪垣一聽就知道李易用的是化名。

他見李易不肯吐露身份,也冇了交談的興致,語氣冷淡下來:“既然如此,咱們後會有期!”

溪垣身影微微一晃,立刻消失地無影無蹤。

這人顯然修煉過血脈肉身,而且修為還不低,否則身法不會如此俐落。

李易見這人說走就走,毫不拖泥帶水,知道是個性格高傲的人,不然不會走得這樣快。

他搖了搖頭,心裡有些遺憾。

本來還想從這人嘴裡套套話,問問哪裡可以找到妖晶?

誰知道對方臉變得這麼快,轉眼就跑冇了影。

李易回頭對金小狸道:“走吧,咱們也去辦大事!”

金小狸點點頭,兩人很快也消失在了霧氣之中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