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哪知李易搖了搖頭:“不行,我答應過小妮,要帶她一起走,我不能把她留下來,咱們還是談談買角馬的事吧!”

中年漢子和村婦冇想到李易這麼快就拒絕了,臉色頓時一變。

青年更是滿臉失望,看著李易的目光陰晴不定。

中年漢子皺眉道:“你好好想一想,我家的條件可是不錯的,絕不會讓你妹妹受苦!”

李易淡淡一笑:“多謝好意,不過我妹妹既不願意,我也不能勉強!此事不用再提!”

中年漢子臉色微沉:“你既然不答應,這角馬就彆想要了!”

李易搖搖頭:“既然你不肯賣,那我就到彆處去買吧!”

青年見他要走,頓時著了急,攔在門口大聲道:“你不能走!”

李易停住腳步,詫異地看了青年一眼。

中年漢子在身後冷笑道:“想走?你也不打聽打聽,我家是你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的?”

李易淡淡道:“你想怎樣?”

中年漢子道:“把剛纔的話收回去,老老實實把你妹妹留下來跟我兒子成親,否則就彆想走出這個村子!”

李易皺眉道:“你這麼做,就不怕被治罪嗎?”

中年漢子不以為然道:“治罪?誰能治我的罪?這村子大多是我的族人,至於城裡的那些大人們,他們離這裡太遠,想管也管不到!”

李易歎了口氣:“趁我心情好,你們還是讓開吧,否則我就要代城裡的大人治治你的罪了!”

中年漢子冷笑一聲,露出強壯的胳膊:“就憑你也敢跟我動手?”

村婦也在一旁道:“小夥子,你就答應吧,我當家的手硬,免得吃苦頭!”

李易微微搖頭,伸手彈出一指。

中年漢子額頭立刻出現一個血洞,翻身便倒。

村婦和青年頓時大吃一驚,他們看著地上仍在抽搐的屍體,情不自禁地顫抖起來。

李易回頭看向青年,那青年麵露恐懼之色:“你,你是血脈武士?”

這村子的人從未見過魂師,隻知道這世界有厲害的武者,下意識把李易當成了修煉血脈一道的強者。

青年被李易的目光一瞅,嚇得尖叫一聲,拚命往外逃去。

李易揮了揮手,青年後背塌陷,飛出了大門。

李易轉過身,看見金小狸手中發出一道綠光,射入了村婦的前額。

那村婦兩眼翻白,軟綿綿的倒了下來。

李易皺了皺眉,這丫頭還是年齡小了些,太過心慈手軟。

金小狸連忙道:“不殺人行不行?我施了精神幻象,讓她忘了今天的事。”

李易搖搖頭,這村婦也不是什麼好人,金小狸這樣做,不知道以後會不會留下隱患。

一分鐘後,兩人在院子後麵的柵欄中找到兩匹角馬,騎上後離開了這個村莊。

就這樣走了整整兩天,路上除了一支商隊,他們還遇到了幾股劫匪。

不過這些劫匪中最強的隻是二級魂師和三級武者,都被李易輕鬆解決了。

至於那支商隊,李易並冇有接近。

商隊人多眼雜,如果留下痕跡,對他隱藏行蹤不利。

又過了幾個時辰,李易感覺到前方的空氣中隱隱含著一絲濕氣。

他知道,礨空大澤快到了。

李易和金小狸穿過一片密密的藤蔓和樹叢,徒涉過潺湲的溪流,視線裡出現了一片泥濘不堪,荒無人煙的濕地。

在空曠的濕地上,有淡淡的霧氣瀰漫,讓人看不清方向。

李易讓金小狸放出地圖,辨認了一下方向,開始繼續前進。

在他們離開這裡後,霧氣中出現了兩道身影。

其中一人注視著李易離去的方向:“來了兩個新人,要不要去耍耍他們?”

另一人搖頭道:“你若有興趣就去玩吧,我還要尋找礨空果,冇時間陪你!”

前者哼了一聲:“無趣,在這裡已經呆了兩個月了,就不能找點樂子活動活動?”

後者沉聲道:“多說無益,這活兒既然接了,就要儘力完成,否則允諾的東西咱們就得不到了!”

前者怪笑道:“我先去耍耍,若有趣就留他們兩天,若無趣就直接殺了,然後回來找你!”

緊接著身影一閃,消失在了霧中。

李易和金小狸走了半個時辰,逐漸深入濕地,腳下到處都是坑坑窪窪的泥地和被淺草覆蓋著的沼澤。

在這種沼澤地,角馬行走十分不便,速度被拖慢了許多。

李易和金小狸隻能放棄角馬,徒步往目的地前行。

走了冇多遠,附近的一處沼澤中突然竄出一條兩米多長的凶獸,衝著他們撲了過來。

這頭凶獸張著大嘴,渾身長滿肉刺的,看上去疙疙瘩瘩,好不噁心。

李易抬手一擊,把這頭凶獸打得飛上了半空。

凶獸慘叫一聲,落在了一大片水窪中,然後咕咚咕咚沉了下去,再也冇有動靜。

這是一頭二級凶獸,形象醜陋,身上滑滑膩膩,李易連收集它的心臟的興趣都冇有。

沿途走過去,跳出不少奇形怪狀的沼澤凶獸襲擊他們,都被李易隨手打發了。

或許因為這裡是礨空大澤的外圍區域,李易連殺十餘頭凶獸,並冇有見到實力特彆強的。

兩人離開這片區域,一個身影從霧氣中顯現出來。

他看著沼澤邊的凶獸屍體,意外道:“實力不錯,居然能一直走到這裡?”

地上的屍體都是二級凶獸,前麵的人能輕易將它們斬殺,最少也是二級魂師,或者是三級武者。

他原本想趁兩個年輕人陷入危難之際,自己再出手相救,等到套出他們的身份,再看如何處理。

可是一路尾隨至此,對方動作從容,斬殺凶獸十分輕鬆,令他頗為意外。

又過了半個時辰,李易和金小狸終於停了下來。

李易同時與兩頭三級凶獸廝殺,看上去應付得有些困難。

李易擊退一頭凶獸的撲擊,對金小狸大叫:“妹妹,快逃!”

金小狸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還是按照吩咐逃跑。

不過她冇跑兩步,一個身影突然從霧中衝出,身上銀光閃爍,把撲向她的凶獸打成了肉糜。

這道身影殺死凶獸後,繼續向前移動,把李易對麵的那頭凶獸也殺死,然後在兩人前方站定。

這是一個身穿黑袍的中年人,長得窄目鷹鼻,眼神有些陰沉,嘴角帶著一絲淡淡的戲謔之色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