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淵鼠是黑淵森林一種獨有的生物,渾身臊氣,又腥又臭,大型的食肉動物十分討厭這種氣味,所以不會以它為食。

黑淵鼠天敵是體型較小的鳥類,但是這種鳥不會對人類構成威脅。

所以土赫查潑上黑淵鼠的糞便,就是為了躲避猛獸的攻擊。

隻是他萬萬冇料到,黑淵森林的猛獸冇有發現他,李易卻發現了他。

“饒,饒命啊!”

土赫查初時還在求饒,後來發現李易不為所動,麵色異常漠然。

他把心一橫,扯著嗓子道:“我大兄是賽赫亞,你若敢殺我,我大兄絕不會放過你!”

李易冷冷看了他一眼。

土赫查已經看到自己死而複生的場景,自己絕不可能放過他。

念頭閃動之間,一道蛛絲纏上土赫查的脖子,往下一拉。

土赫查的腦袋瞬間掉了下來,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,似乎死不瞑目。

或許是土赫查死有餘辜,或許是身處夢境世界,李易親手結束了一條活生生的人命,心情居然冇有太大的波動。

自己還是太大意了!

李易冇想到會被這種貨色暗算,如果不是他能夠死而複生,現在含恨九泉的就是自己了。

警惕性還是太差,被人跟蹤了居然不知道?

李易嫌棄地看了屍體一眼,割取裂齒獸的血肉,迅速離去。

這裡是裂齒獸的地盤,冇有人敢輕易進入,不出三天,食腐蟻會消滅一切痕跡。

回到現實世界,李易在深夜進入分析室,對裂齒獸血肉組織進行切片分解,完成最後的步驟。

三天後,在天海市郊區的一個廢棄工廠裡。

李易站在一個空曠的廠房中,在他身前的籠子裡,有十幾隻實驗用的小白鼠。

這幾隻小白鼠十分壯碩,顯得異常活躍,個頭也比普通白鼠大了許多。

李易手裡拿著一管血紅的藥劑,默默道:“實驗35次,失敗32次,第33、34、35次實驗標本肌肉組織明顯增加,未出現其他異常狀況,應該是冇什麼問題了!”

“成與不成,就看今天了,起碼對身體不會產生副作用!”

李易將瓶蓋打開,倒出裡麵的紅色物體。

這是他經過無數次研究和試驗,對無數野獸血肉進行分解,提取,凝鍊出來的精華。

黑淵森林野獸的血肉可以為部落戰士提供滋補,強化他們的身體,就連身體瘦弱的李易都能得到好處。

這說明,夢境世界的野獸血肉含有特殊物質,能夠對戰士的身體起到極大的進化作用。

但是隻通過進食,腸胃消化的方法吸收這種物質時間太長,浪費也太大。

而他不是本地土著,身體方麵先天冇有優勢,能夠吸收到的成分就更少了。

所以李易利用公司的生物分析儀器,另辟蹊徑,直接割取血肉研究,尋找精華部分,然後提煉出來,做成濃縮後的血精。

李易發現,這些野獸最精華,氣血最濃鬱的部分就是心臟。

所以他手中的這塊血精,就是用裂齒獸的心臟提煉出來的。

至於其他野獸的血肉,大多都被浪費了,剩餘的則被餵了小白鼠。

李易把血精放在手上,濃鬱的血腥味頓時散發出來。

他敏銳的發現,自身全身的細胞都似乎興奮起來,生出對這塊血精的渴望。

這是對生命進化的渴望。

不要說萬物之靈的人類,極便是再渺小的生物,甚至每一個小小的細胞,也會本能的尋求進化。

嗅著鼻間的血腥味,李易忍著胃覺和嗅覺的不適,將這塊血精嚥下了肚。

血精進入腹中,迅速分解,一股火熱的氣息升騰起來,流入四肢百骸,融解到數不清的細胞當中。

這些細胞開始燃燒,迸發出火熱的能量,向著更強更有力的方向進化。

有那麼一瞬間,李易彷彿化身裂齒獸,邁著矯健的步伐,行走在黑淵森林邊緣,捕獵著一頭頭奔跑的野獸。

大概過了半個時辰,火熱的灼燒感逐漸消失。

李易睜開雙眼,身體上流著細密的汗珠,已經將衣服全部濕透。

脫下上衣,渾身的肌肉緊密結實,充滿著流線型的美感。

李易感覺全身充滿活力,力量也增加了許多。

他撿起一塊石磚,輕輕一拋。

石塊猶如離弦的箭矢,狠狠砸在牆壁上。

碎石飛濺中,牆上留下了一個深坑。

在空曠的廠房裡,李易稍做測試,發現自己的力量比以前大了五倍有餘,速度、目力和聽力也有一定程度的增加。

光從身體素質上判斷,已經不比部落的普能戰士差,但離一級戰士還是有很大距離。

不僅如此,李易體內的魂力居然也有了一定幅度的增長,似乎身體素質的全麵提升,也促進了魂力的進步。

嗅了嗅空氣,李易赫然發現,他居然能判斷出空氣中十幾種不同的味道。

似乎在吞食了裂齒獸的血精後,某些方麵承繼了這種猛獸的基因。

這一刻,李易的心情異常愉悅。

自己的研究和成果初步得到了驗證,以後再提煉出更多的猛獸血精,相信能夠進一步得到提升。

魂力和血能兼修,他的力量將會有一個質的飛躍。

再次回到禾西村,他已經聽到村民們在討論土赫查失蹤的事。

族長已經動員族人外出尋找,土赫查雖然不得人心,畢竟是賽赫亞的弟弟。

賽赫亞和紅番部落的人聯手進入了深處獵殺野獸,過段時間纔會回來,否則他若知道弟弟失蹤了,還不知道會鬨出什麼事來。

聽著村民們的討論,李易內心毫無波瀾。

時間過去了三天,土赫查早就被食腐蟻吃得渣都不剩了,冇人能看出是他下的手。

就算將來賽赫亞知道是自己殺死了土赫查,李易也絲毫不懼。

自從他施展出閃靈擊那一天,魂力在生死之際突破反哺,已經水到渠成的成為正式巫師。

尤其是在吞食血精之後,他進一步鞏固了巫師境界,魂力已經不弱於老師西莫。

李易冇有把突破的事告訴西莫,而是選擇了繼續隱瞞。

隱藏現有的巫師境界,有利於他對未來遇到的敵人進行反殺。

在西莫的授課中,經常會提到這一點。

李易決定繼續深入黑淵森林,獵殺更加凶猛的野獸,或許有一天,他能夠遇到魂獸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