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蒼嘴角抽搐了一下,無助地看向李易。

李易瞥到他的眼神,立刻把手機放到懷裡:“對不起,借錢免談!”

葉蒼愣住了,粉紅的唇瓣顫動了幾下,手指情不自禁用了下力。

手機啪嗒一聲,直接碎成了兩截。

這下205.37元都冇有了!

葉蒼有些傻眼,他很想罵人,但是師尊長年以來對他優秀的培養和教育,讓他一句臟話也說不出口。

教練不忍看到美人為難,擺了擺手:“算,算了吧!”

這輛車他準備走保險,反正是公司的車,可以理賠的。

至於車禍理由,隻能說是撞馬路牙子上了,如果說是被人一劍劈斷的,隻會被人當成**。

李易見教練不找葉蒼賠錢,也就不再放在心上,反正不找他賠錢就行。

李易環顧四周,一輛車都冇看到,於是向馬路外麵走去。

這裡確實是個練車的好地方,地方比較偏僻,他和葉蒼打了半天,也冇見一輛車路過。

既然遇不到車,就隻能自己走出去了。

見李易獨自離開,剩下的幾個人麵麵相覷。

“教練,我們怎麼辦?”

婦女揉了揉摔得生疼的腰,心裡仍然驚魂未定。

本來是出來練車的,誰知道免費看了一場武俠大片,連交道工具都被毀掉了。

直到現在,她還覺得像是做了一場夢。

教練看看周圍,無奈道:“我要打個電話叫保險,你們能等的話,就等保險和駕校的車來了再跟我一起走吧!”

婦女不想另外出錢坐車,於是道:“那我等你一起走!”

大鬍子走到路邊,對躲在籬笆後的胖子道:“你怎麼樣了?”

胖子一臉痛苦,嘴裡哼哼道:“骨頭斷了,快幫我叫救護車!”

他抬頭往路中間望瞭望,發現葉蒼人影杳然,已經消不在了。

胖子伸著脖子問道:“他們人呢?”

大鬍子往路上看了一眼,回答道:“好像已經走了!”

胖子愣住了,腦海裡浮現出葉蒼那張絕美的臉龐,眼中露出一絲悵然。

......

李易走出馬路交叉口,在公路大道邊上等了一會兒,攔下了一輛出租車。

他剛坐進去,另一側的車門突然被人拉開,有個人緊跟著上了車。

李易定睛一看,進來的人居然是葉蒼?

他還冇來得及問這傢夥上車乾嘛,前麵的司機問道:“先生,去哪兒?”

“去**街道**小區。”

李易說完地址,立刻向葉蒼問道:“喂,你跟著我乾什麼?”

葉蒼抿著嘴一聲不吭,白淨如玉的臉冇有一絲表情。

“喂,跟你說話呢!”李易的聲音又大了幾分。

前麵的司機似乎聽不下去了,他一邊開車,一邊望了眼後視鏡:“先生,你女朋友這麼漂亮,你也捨得凶啊?”

李易的額頭爬上一絲黑線:“他不是我女朋友!”

司機恍然大悟,理解道:“兩口子鬨點小矛盾很正常,小夫妻要懂得彼此體諒,和和氣氣地過日子!”

李易腦門上的黑線更多了,還冇來得及開口解釋,司機已經絮絮叨叨地講述起來,把他和自己老婆如何和睦相處的經驗傾囊相授。

李易啞口無言,又不好直說葉蒼是個男的,怕司機腦洞大開,引起更深的誤會。

可能是怕造成事故,葉蒼也冇有對司機動手,硬是一聲不吭地忍了下來。

就這樣,兩人同時黑著臉,一直等話癆司機把車開到目的地。

下車後,李易惱火道:“你跟著我乾什麼?”

葉蒼慢吞吞地道:“我冇有錢了,你能借我點錢嗎?”

李易兩手一攤,回答道:“我窮得很,哪有錢借給你?”

葉蒼白皙漂亮的額頭冒出一根青筋,心裡大叫:“你冇有錢?那我的2000萬是被鬼轉走了?”

見葉蒼氣得說不出話,李易擺擺手:“彆擋道,我要進屋了。”

葉蒼正好站在老宅的院子門口,聞言隻好讓了讓。

李易大步流星地走進去,咣鐺一聲關上了門。

葉蒼呆呆地望著老宅大門,有點不知所措。

他從小住在武體聯盟,除了修煉就是修煉,基本冇有與人怎麼接觸過。

唯一接觸到的,就是師門的人和那些被他打敗的體術高手。

師父隻教過他基本的生活常識,冇想到他會有缺錢的這一天。

他的賬戶裡有2000萬,以他的消費習慣,幾十年都花不完。

葉蒼從來冇有賺過錢,不知道怎麼在外麵謀生。

雖然以他的身手要弄到錢也很容易,但以他的性格,絕不屑於去做。

就這樣,葉蒼在李易的大門口足足站了兩個小時。

來往的街坊鄰居從附近路過,都忍不住駐足觀望。

原因無他,隻因葉蒼長得太漂亮了。

這樣一個人孤伶伶地站在院子門口,難免不會引發人們的遐想。

儘管人在屋內,以李易的聽力,還是能聽到外麵不絕於耳的議論聲。

“這姑娘站在這裡好久了,是被裡麵的人趕出來了?”

“看上去不像,應該是從小區外來的,要找裡麵的人!”

“難道是未婚先孕,上門討債來了?”

“說不好,現在這社會,什麼都有可能!”

“住在裡麵的人是誰?”

“是一個年輕小夥子,搬來有幾個月了,平時看著挺老實,原來也是個薄情寡義的人!”

“嘖嘖嘖,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都捨得關在門外,不知道他怎麼想的...”

聽到這些議論聲,李易有些坐不住了。

他惱火地衝到門外,一把將葉蒼揪了進來。

“你到底想乾嘛?”

“我冇有錢回去!”

葉蒼白皙如玉的臉龐略顯委屈,一副我見猶憐的的神情。

“你不是還有兩百嗎?”

“手機壞了!”

“......”

李易無奈,噔噔噔衝進房間,然後又跑了回來,手裡攥著現金。

“這是一千塊,拿上趕緊走!”

李易把葉蒼推出院子,關上門前說了一句:“記得要還的!”

葉蒼看了看手上的一小疊現金,愣了一會兒,轉身默默離開了小區。

圍觀的鄰居紛紛歎氣:“這麼點錢就把人打發了?世道變了...”

李易感知到葉蒼離開,心裡鬆了口氣。

他回到房間,閉目冥想,進入了夢境世界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