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易強行站立起來,雖然魂力幾乎耗儘,但他絕不會坐以待斃。

李易狠狠盯著對麵的裂齒獸,手掌做出施放閃靈術的動作。

裂齒獸看到他的舉動,明顯猶豫了一下,冇有馬上發動攻擊。

剛纔那一擊給它帶來的傷害太深刻,它不想再挨一下。

李易心中鬆了口氣,他在拖延,拖延著恢複一點魂力,或許能夠控製火元素施放火焰術。

一人一獸就這樣對峙著,直到過了半分鐘左右,裂齒獸似乎有些不耐煩了,它開始躁動不安,試圖發動新一輪攻擊。

李易立刻緊張起來,他雙手微抬,指尖上冒出火星,有一個小小的火苗逐漸成形。

裂齒獸看到這一幕,躍躍欲試的前爪又猶豫了一下。

李易緊張地盯著裂齒獸,還冇來得及竊喜,胸口突然一疼。

有一個鋒利的物體刺進他的身體,一直穿到前胸。

“有人偷襲?”

李易愕然低下頭,看著胸前穿過的鋒利的箭頭,身體產生劇烈的疼痛,緊接著意識沉入一片黑暗。

現實世界。

李易突然驚醒,他渾身劇痛,猛得掀開胸前的衣襟。

左胸上有塊錢幣大小的血斑,鮮紅醒目,看上去觸目驚心。

但是這塊血斑正在褪散,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“md,是誰?”

李易大怒,冇死在裂齒獸的爪下,倒被人偷襲殺死了?

還冇來得及回憶當時的情景,李易突然覺得頭腦一陣昏眩,精神疲憊至極,還有隱隱的疼痛感。

李易倒在床上,發現自己的魂力所剩無己,跟釋放閃靈術後一個狀態。

看來魂力使用過度,在現實世界也會受到影響。

李易揉了揉腦門,心中卻悚然一驚。

在夢境中死亡,自己的身體不會受到影響,但那隻是**得到了恢複。

若是在精神層麵受到損傷,或是被精神穿刺類的攻擊泯滅靈魂和意識,自己能不能複生呢?

就比如這次魂力冇有直接恢複,一旦在夢境中靈魂死亡,自己在現實世界還能複活嗎?

李易暗暗警惕,看來在夢境世界中要小心了,萬一靈魂無法複活,那就是真的掛掉了!

24小時內無法回到夢境世界,李易也冇打算去上班,他讓張鎬幫忙請了兩天病假,然後在家裡靜靜休養,恢複魂力。

這兩天,李易冇有入睡,他在不斷用冥想恢複魂力,然後利用魂力調節身體,恢複細胞活力,以免身體產生疲乏。

李易已經發現,魂力有刺激和調節肌肉組織,甚至是微小細胞的能力。

難怪老師西莫說過,那些巫師中的頂尖人物,即便冇有修煉血能,身體素質也不會比中級戰士差。

在夢境世界,血脈戰士的力量雖然強大,但是提升非常艱難。

根據血能力量的強弱,這個世界對戰士的級彆有嚴格的劃分。

一級到三級為低階戰士,四級到六級為中階戰士,七級到九級為高階戰士。

黑淵森林雖然很大,但周圍數十個部落,實力最強也隻是三級戰士,仍然處於下階戰士的範圍。

更高階的戰士,那就隻有到更大的城市,更大的省份,乃至更大的帝國纔可以看到。

巫師和魂師同樣也是以魂力的高低劃分,同樣分低中高階,九大級彆。

在九大級彆之上,有更加超然的存在,可惜老師西莫實力不足,永遠侷限於下級巫師的範圍,未曾見識過更廣闊的天地。

魂力完全恢複後,李易再次進入了夢境世界。

仍舊是熟悉的地點。

寬闊的樹葉下,裂齒獸看著突然消失的敵人,顯然有些懵圈。

更遠一些的地方,一個滿身野獸糞便的男人趴在草叢中,嘴角仍然帶著一絲得逞後的獰笑。

但在下一刻,李易突然從上方落下,完好無損地站在了古樹前。

裂齒獸看到敵人出現,立即發出怒吼。

而滿身糞便的男人則目瞪口呆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他明明趁李易傷重之際,把蓄謀已久的毒箭射進了對方的身體。

可現在對方突然消失然後出現,但卻安然無恙,身上連一點血跡都看不到。

李易感知放開,很快發現了潛藏在草叢裡的傢夥。

他故作不知,而是釋放魂力,準備對付裂齒獸。

眼前的大敵畢竟是裂齒獸,那個偷偷暗算他的傢夥,稍後再收拾也不遲。

哪知裂齒獸隻低吼一聲,突然轉身躍進叢林,轉眼不知去向。

和前一頭裂齒獸不同,這頭裂齒獸要警覺得多,在已經受傷的情況下,它敏銳地嗅到了危險的信號,於是放棄複仇,轉身逃離。

“可惜了!”

李易看著消失的裂齒獸,心中有些惋惜。

他的試驗已經差不多了,多一頭裂齒獸,可以多一份成功的把握。

可惜裂齒獸速度太快,憑他的身體素質,不可能追得上。

李易緩緩向外退去,在路過那片草叢時,一個火球過去,頓時炸出一個人來。

偷襲者被炸得半身焦黑,臉上冒著青煙。

李易走過去一看,赫然就是土赫查。

“饒,饒命啊!”

土赫查做夢也冇想到李易會發現他,而且還衝著他丟出了一個大火球。

土赫查亡魂皆冒,拚命躲閃,半邊身子還是被火球波及,炸得鮮血淋漓。

自從他被李易教訓後,就一直懷恨在心。

大兄賽赫亞也隻是出了一次手,就再也不理會他。

土赫查心中怨恨,決定自己想辦法報複李易。

他雖然懶惰,畢竟曾是狩獵隊的一員,學過潛伏,也有一定的箭術水準。

經過幾日觀察,土赫查發現李易常常獨自在森林中獵殺野獸。

而且發現李易隻取其中部分血肉,其餘的全都棄之不顧。

儘管對剩餘的獸肉十分眼饞,但是為了複仇大計,他按捺住自己的貪念,冇有去打那些獸肉的主意,以免驚動了李易。

在長時間的盯梢下,他終於等到了機會,也付諸了行動。

土赫查把全身澆上黑淵鼠的糞便,然後拿上抹好毒藥的弓箭,悄悄跟蹤李易,來到了密林深處,準備在合適的時候發動致命一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