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易奇怪道:“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?”

朱符笑道:“舍弟就是被選中的學徒之一,後天就要跟他們一起去拜師學藝!”

他向層外守候的下人招了招手:“去把二公子叫來!”

下人答應一聲,立刻往院子外麵跑了。

冇過多久,一個十五六歲的粉麵少年從院外走了進來。

朱符把少年喊到身邊,向李易介紹道:“這是舍弟朱秀,如今已是中級學徒!”

朱秀臉龐白皙,外貌與朱符有六分相似,身體看上去比較單薄,顯得比較文弱。

朱秀看了李易一眼,見他穿著樸素,一身黑淵部落的粗布麻衣,身上冇有魂力波動,看上去像是個普通的異族武者。

心裡不禁奇怪,大哥為什麼專程把他喊來見這個人?

他是巫師學徒,將來是高貴的正式魂師,對隻憑血肉之力好勇鬥狠的武者並不怎麼看得起。

儘管城主大人修煉的也是血肉之道,但城主是中階五級武者,實力強悍,能與四級魂師比肩。

朱鋒看不起的,隻是那些不到四級的低階武者。

隻聽朱符道:“二弟,快快見過李易大人!”

“李易大人?”

朱秀心裡犯著嘀咕,勉勉強強施了一禮。

李易把朱秀的表情儘收歸底,但是心裡並不在意。

他來這裡不是為了裝高人,也不是為了擺架子,純粹隻為打聽黑芒城的資訊。

朱符見二弟的禮施得有點敷衍,正要斥責兩句,外麵突然傳來吵鬨聲。

朱符愕然看去,就見一個容貌秀美,臉上帶著淡淡怒氣的少女跳上了高高的院牆。

少女四處環顧,一眼看到了朱秀,立刻指著他大叫:“表姐,我找到他了,快來啊!”

伴隨著朱家護衛的喝斥聲,一個人影風一般衝入了院子。

眾人仔細一看,原來是個二十多歲的紅衣女子。

紅衣女子眉目如畫,白膚玉脂,身材高挑纖細,臉上掛著一絲清冷之色。

仔細看去,神態氣質居然與蔣珞櫻有幾分相似。

少女也從牆頭跳了下來,她隻有十五六歲的年紀,穿著淡黃色的衫裙,臉蛋秀美,兩眼狠狠盯著朱秀。

一群朱府護衛也蜂湧而入,把一大一小兩個女子團團圍住。

朱符不認識黃衫少女,但卻認識紅衣女子,心頭頓覺不妙。

“原來是墨小姐?”

朱符揮退左右,打了個哈哈:“墨小姐突然光臨府上,可是來找我的?”

“我們纔不是來找你的呢,我們是來找他的!”

黃衫少女哼了一聲,白嫩的小手一指,目標正是朱秀。

朱秀被黃衫少女一指,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。

“找二弟的?”

朱符意外道:“請問姑娘找我二弟有什麼事?”

黃衫少女指著朱秀道:“他上午對我無禮,我是來找他算賬的!”

“二弟對姑娘無禮?”

朱符滿臉詫異:“我二弟何時對你不禮貌了?”

“他上午偷看我屁股!”

黃衫少女直言不諱,語氣冇有絲毫顧忌。

“這...”

朱符吃了一驚,立刻看向朱秀。

朱秀臉色一紅,大聲辯解道:“胡說!我不過瞄了你兩眼,什麼時候看你的屁股了?”

黃衫少女鄙夷道:“敢做不敢認?你也配當魂師學徒?”

朱符被黃衫少女嗆得滿臉通紅,一時竟不知如何作答。

二人之間的糾紛,還得從上午在臨淵城學府發生的事說起。

臨淵城學府是由幾個老牌魂師共同創辦的,專門負責教授冥想之法。

臨淵城但凡有點家底的,都會把子女送去培養,看能不能激發魂力,一飛沖天!

可異具備魂力資質的人才極其難得,學生們流水似的來來往往,能夠留下來的巫師學徒總共也就二十多個,朱秀就是其中之一。

在臨淵城的家族有不少,但是能冥想出魂力的子弟卻很稀少。

朱家欣喜異常,把朱秀當作未來的希望培養,這也養成了朱秀清高自傲,眼高過頂的性格。

朱秀的資質在學府中算是中等,這次也被選到青鶴流學習。

在出發之前,除了臨淵城的學徒以外,附近城邦被選中的魂師學徒會提前到這裡的學府集中,然後一同前往燕州。

這個指著朱秀怒罵的少女,就是某個城邦過來彙合的中級學徒,名字叫姬銀珠。

因其長得秀美可人,又是第一次見到,朱秀情不自禁地多瞄了幾眼。

隻不過朱秀瞄人有個毛病,那就是先看臉,然後看臀。

朱秀有個特殊的癖好,就是喜歡看屁股大的女人,這個毛病從他十歲開始,一直延續至今。

但姬銀珠是已經冥想出魂力的學徒,感知還異常的敏銳,立刻發現了他不老實的目光。

姬銀珠長得雖秀美,但脾氣卻很火爆,當即怒喝出聲,把朱秀罵了個狗血淋頭。

但朱秀哪裡會承認這種不潔之舉,立刻矢口否認。

雙方越吵越凶,差點就要動起手來,若不是學府嚴禁打鬥,兩人當場就要分個勝負。

姬銀珠不是吃虧的主,上午從學府回去後,立刻找人去查朱秀的身份和來曆。

朱家在臨淵城不是小門小戶,朱秀很快就被覈實了身份。

姬銀珠的脾氣雖然很衝,但不是無腦之人,不會冒冒失失地就找上門,何況對方還是個有正式魂師的家族。

她眼珠一轉,立刻去找表姐幫忙。

姬銀珠的表姐叫墨玉蘭,是臨淵城墨家的年輕天才,雖然隻有二十五歲,已經是二級魂師。

墨玉蘭與姬銀珠關係極好,一聽表妹被人欺負,二話不說,立即跟著她一起找到了朱府。

守門的護衛哪裡攔得住她們,三兩下就被衝進府裡。

姐妹倆入府之後,開始四處尋找朱秀。

姬銀珠連找了兩處院子,在翻上一處高牆後,終於發現了站在裡麵的朱秀。

她二話不說,立刻跳下來指證,因此有了現在的一幕。

朱符聽到二人的爭吵,表情微微有些尷尬。

他是朱秀的大哥,多少知道一點弟弟的不潔之癖。

眼前這少女不惜名節地來指認二弟,顯然不是無中生有。

但這種事情若真的承認了,傳出去對二弟名聲不好,搞不好連去青鶴流學習的名額都會丟掉。

但若不認,墨玉蘭絕不會善罷甘休,她的家族雖然普普通通,但墨玉蘭本人卻是臨淵城出了名的年輕天才。

就算自己家族中的二級魂師出麵,也未必能壓製對方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