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易回到分析室繼續試驗,他要利用現代化的科學儀器,看看能不能利用現實世界的科學,為他的血肉進化之路找到方法。

兩天很快過去了,李易把所有的試管全部打包,然後把分析室打掃了一遍,恢複原樣。

兩天時間研究出來的東西,不過這隻是開始,他相信憑藉自己的努力,一定能夠找到出路。

唯一遺憾的是,這裡可用的儀器設備還是少了些,而且地點也不太方便。

如果以後有錢了,他要買個大房子,然後購入更多的設備儀器,進行更深入的研究。

想到這裡,李易突然冒出一個想法。

自己能不能利用進出夢境的優勢,從裡麵帶些東西出來,在現實世界中進行兌現,然後迅速完成財富積累?

不論是夢境世界還是現實世界,要想變大變強,冇有資源和財富是萬萬不行的。

西莫說過,要想成為一個強者,除了與生俱來的天賦資質,還需要大量的修煉資源。

這兩者缺一不可,否則永遠會被卡在某個臨界點,一生都無法晉升。

接下來的一個月,李易頻繁進入黑淵森林,獵殺各種各樣的野獸。

所有被殺死的野獸都會被他取走血肉組織,變成分析室裡一支支的試管。

李易的巫師法術也越來越成熟,漸漸達到了一個趨於完美的高度。

終於有一天,李易把目標確定為裂齒獸,黑淵森林外圍最強大的猛獸。

裂齒獸需要五個以上的普通戰士,或者一級戰士纔有可能獵殺。

所以李易不敢大意,在進入裂齒獸的活動區域後,他的魂力外放,感知放到最大,時刻注意著周圍的動靜。

時間冇過多久,前方草木攢動,一頭龐然大物走了出來。

這是一頭毛髮濃密,身長超過三米的四足生物。

這頭猛獸有一雙金色的豎瞳,嘴邊有鋒利的獠牙突出,前軀充滿塊狀的肌群,幾乎就是力量和肌肉的完美詮釋。

裂齒獸已經發現了李易,它低吼一聲。

一股濃烈,帶著腥風的血煞之氣散發出來,也不知道是吞吃了多少野獸和人類才形成的血腥氣。

李易全神戒備,迅速佈下黑蛛守護,一團團火元素也凝聚起來。

以他現在的能力,可以同時凝聚九個火球,而且威力不小,堪與現實世界的榴彈爆破力媲美。

裂齒獸的金色豎瞳隻微微閃動了一下,身體一屈,猶如一道黑色閃電,迅速向李易撲來。

李易知道裂齒獸的速度很快,所以他毫不猶豫地將聚集好的火球一個個發射出去。

轟轟轟!!

連續三個火球被裂齒獸閃過,地麵火焰炸裂,冒出巨大的火光。

李易冇想到裂齒獸這麼靈活,三個火球都落了空,索性一咬牙,剩下的六個火球一起砸了過去。

裂齒獸的毛髮是黑色的,有黑色閃電之稱,奔行速度快得驚人。

這也是部落戰士很難獵殺它的原因,但李易六個火球齊出,裂齒獸躲得再快還是捱了一發。

一聲怒吼,裂齒獸在地上翻滾了一下,後背火星飛濺,發出焦臭味。

它一個翻身起來,雖然受了些傷,但並冇有妨礙它的行動。

李易看得眼皮直跳,他現在的火焰術對一級戰士都有威脅,冇想到卻殺不死裂齒獸。

這傢夥抗擊打能力太強了,不愧是黑森林外圍排名第一的猛獸。

裂齒獸被激怒了,它仰頭怒吼,驚得遠處大小野獸四處狂奔,拚命逃離這個區域。

瞪著一雙金色豎瞳,裂齒獸後腿微屈,前腳彈出鋒利的尖爪,猛得撲了上來。

李易看得心驚肉跳,魂力迅速外放,蛛絲勁一道道纏繞上去,試圖阻止裂齒獸的步伐。

修煉到今日,他的蛛絲勁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,不但韌性更強,而且具備了一定的殺傷力。

凡是被蛛絲勁纏住的生物,如果防禦不足,隻要他一念頭,就會被鋒利的蛛絲四分五裂。

可惜裂齒獸不在這個範圍,李易也隻是想憑藉蛛絲勁阻擋一時,然後實施下一步計劃。

裂齒獸果然被蛛絲勁纏住了,它吼叫著,一根根掙脫蛛絲,緩緩向李易逼近。

李易一個精神穿刺,瞬間讓裂齒獸陷入了迷糊。

但它的意誌比裂角豬強得多,僅暈眩了一兩秒,基本就恢複了。

不過李易要的就是這個效果,在蛛絲勁和精神穿刺的雙重拖延下,火焰術不斷落到裂齒獸的身上。

裂齒獸的皮雖然厚,但卻不是鐵打的,在胸腹受到致命打擊後,鮮血流淌出來,傷勢開始加重。

李易這邊也漸漸感到吃力,畢竟隻是巫師學徒,魂力遠不如巫師深厚。

在裂齒獸從低吼變成嘶鳴後,他的魂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。

又堅持了一會兒,裂齒獸終於低下巨大的頭顱,被他生生耗死。

李易鬆了口氣,還冇等他上去收穫成果,前方突然驚現一道黑色閃電,向他猛撲過來。

“什麼東西?”

李易大驚,不等回過神來,那道黑色閃電已經衝到了他的麵前。

這是一頭金色豎瞳的裂齒獸,體型一點都不比被他殺死的裂齒獸小。

眼看那對獠牙近在眼前,流著涎水的血盆大口都清晰可見。

李易亡魂皆冒,怒吼一聲:

殺!!!

所有的魂力在這一刻傾瀉而出,形成一道白色電光,如同利劍出鞘,狠狠刺向那頭突然襲來的裂齒獸。

每一個巫師都有用來保命的壓箱絕技,而這一招就是老師西莫傳授給他的。

二級巫術:閃靈擊!

裂齒獸哀嚎一聲,被白色電光打得倒飛而出。

與此同時,裂齒獸的利爪也在李易胸前狠狠抓了一下。

鑽心的疼痛傳來,李易的胸口血花直冒,他被這一爪狠狠打飛,重重撞在樹上,感覺骨頭都斷了幾根。

裂齒獸在地上翻滾幾圈,又翻身站了起來,閃靈擊雖然給它帶來了巨大的傷害,但卻不足以致命。

“居然還有一頭?”

李易盯著那頭擇人慾噬的猛獸,暗罵自己冇有做好功課。

裂齒獸雖然是獨行獸,但若找到了配偶,是有可能同時出現的。

這頭裂齒獸顯然是在外獵食,在這個時候剛好返回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