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雲小說 >  龍王醫婿 >   第1136章 假死

-

古凡體內的魔氣太強,太可怕了。

江辰僅僅剛開始吸收,磅礴的魔氣就從手掌中傳來,瀰漫了全身。

此刻,他的身體好像是解餓了很久一般,瘋狂的吸收這股魔氣,短短瞬間時間,他的肉身力量就提升了。

一分鐘時間不到,他肉身力量就達到了堪比入聖第六階段的境界。

是的,冇錯,他肉身力量再一次突破。

“好強。”

江辰忍不住驚撥出來。

然而,冇多久,他肉身力量就達到了飽和,無法在吸收古凡體內的魔氣了。

就在這一瞬間,他體內的魔蓮,也在吸收魔氣。

很快,魔鐮就進化了,變的更加詭異,更加邪惡。

此刻,魔蓮的力量也達到了飽和。但,江辰還冇停下,還在吸收古凡體內的魔氣。

磅礴的魔氣進入體內,瘋狂的彙聚在一起,最後在他丹田內,形成了一道雲霧狀態的氣息,這氣息越來越強,越來越恐怖,江辰發現,他居然有點無法控製這股魔氣。

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此刻,仙府內傳來了素素的聲音。

這聲音,也隻有江辰才能聽到,外人根本就聽不到。

“江辰,因為你的魔體,你的身體隻帶魔氣,這股魔氣太強,自動在你體內彙聚,雖然你現在無法控製,可是這對你來說是天大的造化。”

“日後,你可以慢慢的吸收這魔氣。”

“在關鍵的時候,你還能強行的催動這團魔氣殺敵。”

“就算是超級高手被擊中,恐怕也會死亡。”

聽到了素素的解釋後,江辰這才明白。

這一切,都是他身體所帶來的好處。

江辰瘋狂的吸收古凡體內的魔氣,這一幕,持續了大概兩個小時。

兩個小時後,古凡體內的魔氣全部都被江辰吸收了,這股魔氣彙聚在江辰丹田內,形成了一團雨霧狀態的氣體。

此刻,古凡體內的魔氣已經消失了。

他蒼白的臉色,也逐漸的恢複了紅潤。

他從地上站起來,揮動了一下筋骨,臉上帶著喜色。

他被魔氣折磨了很多年,自從沾染上魔氣後,他就猜到自己會死,他怎麼也冇想到,有一天,自己體內的魔氣會消失。

這種冇有被魔氣折磨的感覺,真的很不錯。

他看著盤膝坐在地上的江辰,臉龐上帶著一抹感激,道:“小兄弟,這次真的是謝謝你,要不是你的話,我在劫難逃。”

江辰從地上站了起來,笑了笑,說道:“舉手之勞而已。”

“小兄弟的身體當真是神奇,吸收了這麼多魔氣,居然一點事都冇有,真不知道,你身體到底是什麼東西重塑的。”古凡對江辰刮目相看。

他怎麼也不會想到,救他的是一個修為低微的修士。

江辰也是笑了笑。

他的身體是魔蓮重塑的,至於魔蓮,他隻是大概的瞭解,這是魔族至高無上的東西,至於到底是什麼來曆,他也說不上來。

古凡深吸一口氣,道:“如今我體內魔氣已經消失了,可是我的實力還冇恢複,這些年我都在壓製魔氣,耗儘了真氣,想要恢複,需要一段時間,而玄天宗這次來者不善。”

聞言,江辰問道:“玄天宗怎麼了?”

古凡說道:“我懷疑,玄天宗跟魔族爪牙勾結,因為自從我受傷後,玄天宗的強者不止一次潛入我族,這些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”

聽到玄天宗幾個字,江辰心中就不是滋味。

就是因為玄天宗長老鐘雲,他才逃入了原始界。

“哼。”

古凡一聲冷哼:“我倒要看看,玄天宗到底想乾什麼。”

旋即,看著江辰,雙手抱拳:“小兄弟,這次多謝你了,我康複的事,你切莫說出去,就連你師傅也不要說。”

“是。”

江辰點頭。

他不知道古凡想乾什麼,但他能猜測到,古凡應該是想迷惑玄天宗,讓玄天宗行動,這樣將其一網打儘。

說著,古凡盤膝坐在地上,閉上了眼。

“古叔叔?”

江辰試探的叫了一句。

古凡睜開眼,看著江辰,說道:“從現在開始,我要遮蔽生機,在任何人看來,我都是一個死人,而我死亡的訊息,也會很快傳遍古族,乃至傳遍天下,普天之下,就隻有你知道我是假死,要希望你保守秘密。”

“是。”

江辰珍重的點頭,說道:“我誰也不會說的。”

此刻,石洞外。

青青一直在這裡等著。

這一等,就是兩個多小時。

可是江辰還冇出來。

她猶如鍋上的螞蟻,著急的走來走去。

就在她想衝進去的時候,江辰走了出來。

“怎麼樣?”

青青一看到江辰,就衝了過去,一把拉著他,問道:“我父親怎麼樣?”

江辰看著青青,安慰道:“節哀。”

“啊?”

青青頓時愣住了。

好幾秒後,衝進了山洞中。

隻見古凡盤膝坐在地上,身上冇有任何氣息,她衝了過去,搖晃著古凡。

“父親。”

她一晃動,古凡就栽倒在地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青青撕心裂肺的哭了出來。

哭聲,引起了外麵守山弟子的注意,很快就有不少人衝來,看到古凡栽倒在地上,這些侍衛全部跪在地上。

“族長……”

陸續的有人趕來。

就連古族大長老古天也到了,看到古凡栽倒在地上,古凡老臉上帶著一抹無奈,歎息道:“終究還是走了。”

“傳令下去,焚塔延遲開啟,一切等安好好族長後事,新族長上位後再做打算。”

古凡下達了命令。

夜。

悄無聲息的過去。

今天,通天峰大殿上掛著白布,古族全體上下披麻戴孝,而在古族大殿上,還擺放著一口棺材,棺材中,躺著一個男子。

此人臉色蒼白,冇有任何血色,早就失去了生命氣息。

“號召天下,我古族族長歸西,邀請天下同道齊聚古族,給我族族長舉行追悼會。”

古天站在大殿上,發號施令。

而觀察前,跪著不少人、

最前麵是身穿孝衣的青青。

此刻,不少人走上了大殿。

這些人是蕭月山和江辰,還有玄天聖皇和衝郝,以及邪皇,帝天和他們的徒弟。

玄天聖皇一走進大殿,就問道:“怎麼回事,是誰歸西了嗎?”

玄天聖皇已經猜出到是古族族長死了,可是還冇有得到證實。

大殿上的古天臉上帶著歉意,說道:“玄天宗主,真的是不好意,我族族長歸西,焚塔要延遲開啟了,一切等安排好族長的後事,新族長上位後在做打算。”

“節哀。”

玄天聖皇來到棺材前,輕輕的鞠躬。-